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大结局第1306章 还有十 -至- 第1307章 彼岸全文阅读

????第1306章 还有十七年

????目光划过大厅中众人,落在麦冬身上,贝基挥手让血衣狼卫的兄弟放开麦冬。东方寞吟上前说:“麦冬,在学校的那些日子寞吟很开心,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也是最难忘的,可经历了这么多,寞吟只能说抱歉了,以后,咋们”

????“寞吟”

????“你听我把话说完。”东方寞吟泪流满面,抬手制住麦冬,声音沙哑开口:“你我相识是缘,可我们也只是有缘却无份,爱到无音已是尽头了,我们都在成长,成长的路线不一样,我不否认我曾经很喜欢你,可喜欢是一回事,爱和婚姻又是另外一回事。”

????众人沉默,静静的听着,贝基也没插嘴,因为他感觉到妹妹长大了,自己应该尊重她的选择。

????东方寞吟笑了一下,又对麦冬说:“我想一直都呆在燕京,一是靠自己打拼,二是想用下班时间跟家人呆在一起,幸福就是生活中的这些小事积累起来的,你明白的!分开之后,我希望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有时间你去燕京的话,打电话给我,我会好好招呼你的。”

????话已至此,麦冬知道自己跟东方寞吟已经没有可能性了!

????其实,在他麦冬身份,回到血族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跟东方寞吟这段情到了尽头,有缘无份,不可能成为神仙伴侣的。

????眼泪滑下一滴清泪,麦冬点头说:“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我会记得你的。”

????“恩。别绷着个脸了,这么的结果都我们的预料中!”

????麦冬和东方寞吟,可真的好聚好散!

????东方寞吟转身对贝基说:“哥,你不要为难麦冬,不是我抛弃他,也不是他抛弃你妹妹,是我们有缘无份;刚才他因为我擅闯防线,你也不要伤害他,好吗?”

????“哥什么都答应你,哥也尊重你的选择!”

????“谢谢哥!”

????扑进贝基怀疑,东方寞吟小声抽泣起来,片刻之后,松开贝基,转身泪洒如雨的跑了。

????东方寞吟离开了她的哥哥,离开了她认为可以生活一辈子的人,可等她思想成熟之后,才发现大学里的爱情,真正能走到一起的,太少了,好不现实。

????贝基大步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目送妹妹离开!

????好久,这才走回大厅拍了麦冬肩膀一下。尽直朝电梯方向走去!

????两天后,贝基他们所有人离开了gz,是深夜走的。

????那些想着该怎么才能搭上贝基这条线的人,等找到借口时,才知道贝基等人已经离开了gz,众人大为失望!

????然,贝基离开gz,离开这个国度后,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狼军那些留在z国的人也随着贝基的离开改头换面。

????此后,有关于贝基的事再无人知晓,贝基和他的那些兄弟们一夜之间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彻底的消失!

????世界所有大家族大佬也不知道贝基哪儿,十大超级家族中是有人知道贝基的大概位置,可他们也只是知道而已,关于贝基之名,列为这些家族中最机密事件。

????而狼族,虽没有公开,但这个家族还是传了出去,传出去之后也只是一个传说;而对于狼族的传说,说什么的都有,还有人说贝基死了,又或者说贝基在某个小岛上跟他的女人逍遥快乐去了。

????而贝基呢?他到底在哪里?

????一年后,贝基在狼族跟跟他的女人们团聚,千年前四大家族的事已经用不着他心了,狼族的事有西门剑他们那些人打理,他是乐得清闲,有时候就让雷颖弄几十张人皮面具,他们带上后满世界玩。

????婕坷满世界的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打听他儿子东方岳的下落!

????关于东方岳,早的时候狼族高层都没在意,以为小公子是在奶妈那里的,可后来他们发现奶妈消失不见,白伟、火焰他们买了很多武器,准备给小公子完,这才知道小公子已经不在了。

????什么时候消失的没有人知道,西门剑曾经悄悄问贝基东方岳的去向,可贝基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贝基也想知道自己的儿子现在在哪里!

????东方岳消失的事在狼族高层秘密传开,知道的人就只有十六狼卫老大和铁汉,其余人不知。西门剑他们知道东方岳消失不见,但他们没有惊慌,相反,很镇定,静的可怕。

????十大狼卫首领沉思过后,都明白这怕是贝基

????的安排,尽管他们不知道族长在谋划着什么,可不难发现,小公子不在狼族,也不在千年前四大家族;因为冷洛、贝尔、雷颖、小琳曾暗中询问过他们是否知道东方岳去了哪里。

????深思熟虑之后,十大狼卫首领都有一个幻想,小公子回到狼族的那一天,怕是会直接继承狼族族长之位,于是,他们在贝基的默许下开始为狼族暗中寻找新鲜血液,只要两岁以下的婴儿,培养下一批狼族顶尖高手。

????至于年龄超过两岁的,则是酌情处理,但是这些被他们从孤儿院挑出来、且脑海中还有以前记忆的孩子,则是全部被洗脑,不能进入狼族,只得在狼族附近的地方进行培养。

????狼族制度极严!

????然,贝基每天都潇洒的活在花丛中,这倒是让安然他们感觉贝基就是甩手掌柜,当然,这只是安然和程诚这些人的想法,西门剑、白伟他们十大狼卫的首领可不会这么想,狼军所有事瞒得过贝基吗。

????这天,夜风的腥月卫一个姐妹奉命来到族中,告诉贝基燕京的一些事,说东方寞吟在过去的这一年勤奋努力,在一家小公司上班,找了个家庭条件很贫穷但很有上进心、又孝顺的人做男朋友。

????对此,贝基派人暗中调查妹妹男朋友的身份背景,反复确定没问题后,这笑了起来。心想妹妹是怎么想的,怎么找了个穷乡僻里老实巴交的人,还准备结婚,这可不是自己印象中的妹妹的择偶标准。

????后来听说东方寞吟的男朋友,也就是现在的老公,他对东方家之事完全不知,更不知道东方寞吟有一个超级牛x的哥哥;他只知道东方寞吟的大伯住在宣乐胡同,整天就鼓捣花花草草,定点看新闻,看报纸,或者是出去溜达一圈,锻炼身子什么的。

????可他疑惑大伯不是喜欢清静吗,怎么身边莫名其妙的出了一个管家,几个负责打扫卫生的人

????在东方寞吟老公的眼中,他的岳丈东方雄就是个茶楼甩手掌柜,还很无赖,有时候脾气更大,莫名其妙的被骂了,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记得婚礼那天晚上,有人很晚送来一些贺礼!那几个人离开之后,他看了一眼礼单,差点没被那些贺礼吓死,随即他发现东方寞吟哭了,可不管他问什么,东方寞吟都没说这是哥哥派人送来的嫁妆,只是找了个借口搪塞。

????不是东方寞吟有心欺骗,而是不想让自己这个条件困难的老公知道自己有那么一个权势滔天的哥哥,从而他们心中自卑,把他们努力的第一个目标定得遥远;还有,她要一份干净的爱,不想参杂其他什么。

????自从东方炎那里多了几口人之后,东方雄有事没事就往东方炎那里跑,蹭吃蹭喝,用他的话说,你东方炎现在是太爷,什么事都不用惯有人做吃的,我东方雄是你老弟,你的这份幸福我也应该跟着享受一下。

????对此,东方炎也只是无奈摇头,感情东方雄把他这小院当养老院了,这就也罢了,可东方雄竟要搬到他这里来住,最后,东方炎把东方雄撵走,免得这个赖皮弟弟打扰不分日夜的打扰他清静生活。

????不过,东方炎和东方雄经常在一起,大家心中都很高兴的!东方鹏飞不需要他们担心观念,唯一的东方寞吟也已经有家了,这两位父辈可是无事一身轻。

????特别的东方雄,那日子不知道让燕京多少高官羡慕着呢。

????深夜了,东方炎还在院中!一个人静静的坐着,目光凝望浩瀚苍穹,喃喃的说:

????“还有十七年!”

????澳洲,海底长亭!

????与龙擎天决战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狼族早已步入正规,澳洲被战火波及的地方也已经重建完毕,如今的澳洲,还有以前那样,澳城也比以前繁华多了。

????海底长亭正中央,也是当初那样,一点都没变!各种肤色游客也是络绎不绝。

????凝望从身边游过的金鱼、海豚,梦境般的感觉。

????而在这梦境般感觉的澳洲海地长亭,一位男子正陶醉于其中。

????男子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像是个无底洞,让人看不到深浅;那半边白发,散在耳边。

????耳钻发出幽蓝的光芒,俊美得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其身边还有围一股冰凉的气息围绕着。

????肤色白皙,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刀刻般俊美,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而昔日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他,此时却变成深沉淡然。

????而在

????男子所站立的海底长亭的同方位五米开外,一位成人也在这里。

????十足的美女,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头大波浪形卷发发出耀眼的光芒,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鹅黄色的超短迷你裙,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精致的五官,无一不在透露她的高贵和成熟,特别是那光泽的双唇,极为诱人一品芳泽。

????她也凝望,这个位置,还是四年前那个人离开澳洲前往z国,她送别他的位置。

????他的位置,也是四年前他来这里与她告别的那个位置。

????两人各自回想着过去的种种,却不知道彼此间在同一个点到达他们难以忘怀的澳洲海底长亭。

????两人的打扮都是四年前在这里分开的那一身装束,就连发型也一样,从头到脚都一样,可见他们彼此对当初那一幕的怀念,时间难以抹灭掉那一瞬。

????好久好久,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深深吸了口气,一起转身侧脸,准备离开这个能勾起种种回忆的地方。

????然,也就是这一瞬,游客晃荡的身子离开,两人目光划过一个点,瞬间定格在这点上。

????不经意看见彼此,眼中掠过的惊讶之色,显而易见。

????不管是他还是她,都不会想到决战之后的两年某一天某个时候一起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世界太大,这中相遇的概率太渺茫,有些人几辈子都不会有一次。

????他们怎么会不惊讶呢!

????彼此打量,是当初那身衣服。

????熟悉的人,熟悉的场景,熟悉的眼神!一点都没变,可在彼此心中,那份重要的东西,变了。

????在众多游客的小声交谈中,两人相对而立,目光相撞,他和她的眼神都在闪躲,喉结也在动,两人双眼都像是被浓烟熏过一样,一瞬间,蒙上了薄薄的雾气,变得泛红起来。

????昔日的牵挂彼此的人见面了。

????决战之后,他和她都幻想过,如果有一天再见,他们都会见面的那一瞬跑上前相拥而抱。可是,等真正见着了,没有预兆性的在海底长亭相遇,其情景不是幻想的那样。

????两人静静的望着彼此。

????这就样看着对方,看着。

????任由脑海封存的记忆迸射出来。

????他望着他,鼻子忍不住一阵发酸,双肩有着轻微的颤抖,轻咬着嘴唇,醒目泛起点点泪花。

????她,也是静静的望着他,许久之后,在他嘴唇微启之前,带着凄迷的笑容,轻启红唇。道:“不要说‘假如’,根本就没有什么‘假如’,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可重新设计。”

????这是这么一句话,堵住了他即将吐出的话儿。

????这就是研姐,那个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贝基的研姐。

????研姐从挎包中拿出一个小本子,递给贝基。“这是‘圣婴仙翼’的原本,也是唯一的一本,现在交给你!”

????圣婴仙翼的原本?带着惊愣的神色,贝基接了过来,的确是宝藏中的原物。然,看到这本魔功秘籍,一直留在贝基心中的许多疑团,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相遇是美,偶遇更美,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说,把美留在这一刻。”研姐动听携带一丝忧伤的声音在贝基收起魔功秘籍时,又响了起来。

????“一个人一生可以爱上很多的人,等你获得真正属于你的幸福之后,你就会明白一起的伤痛其实是一种财富,它让你学会更好地去把握和珍惜你爱的人。”

????恨,能挑起争端;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贝基已经明白研姐的意思了,双手插在兜里,淡淡的说:“决战之后,我没想过曾经也有一个笑容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可是最后还是如雾般消散,而那个笑容,已在此刻成为我心中深深埋藏的一条湍急河流,无法泅渡,那河流的声音,将成为我每日每夜绝望的歌声。”

????闻言,研姐心口有些轻微的疼痛,可还是笑着说:“歌声,只是形成的一个空间而已,任凭年华来去自由,依然保护着的人的容颜不曾改和一场庞大而没有落幕的爱!”

????此话一出,已是言尽于此。

????研姐忍着心痛和不舍,静静的望着眼前的人,良久开口道:“我数一二三,咋们一起向后转吧!”

????凄美的分离,凄凉的语气。

????贝基含情的目光与研姐幽远的美眸撞在一起,喉结上下动了一次,咬着发颤的嘴角,点点头。

????研姐嫣然一笑,眉宇间的那一抹忧伤神色更加醒目,她望着面庞沧桑的贝基,鼻子一酸。

????“一。”

????她那灵动悦耳的声音变得沙哑。

????贝基疼得心儿快碎了,望着研姐美眸中的雾气加厚,他快窒息了。

????“二。”

????第二道声音,不但沙哑,还有一种难以掩饰的眷恋。

????贝基左眼滑下一行清泪,研姐右眼也在这一刻滑下了一行泪水,两行泪痕像是在诉说贝基与研姐已成为平行线!

????情景已经很凄凉了,海底长亭广播在此刻播放的歌曲,混合着贝基与研姐两人的心情,特别是那歌词,更加显得这一幕的凄美。

????分离在即,谁都没有开口安慰,因为他们彼此都知道此刻安慰将会成为日后心中穿刺的痛。

????“三。”

????声落!贝基咬着嘴唇的那一角,溢出殷虹的鲜血,纵然不舍,还是转身了!

????先转身的人,是贝基!研姐没急着转身。

????望着眼前这道让她不分日夜牵肠挂肚的身影,她那完美的身躯颤抖了起来,神情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生怜惜之感。

????贝基知道研姐没有一起转身,此刻正看着自己的背影,他想回头的,可他不敢,他怕自己回头之后看见研姐那极为不舍而又不得不做出这种选择的决定,忍不住强行将研姐带走。

????研姐已经拒绝了,不管出于什么因素拒绝跟他在一起,他都不能强求。

????于是,他咬牙抬脚,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往前走,泪滴与步伐相互配合着。

????望着贝基落寞孤单的背影,研姐也转身了。

????贝基似乎听到人群中研姐离开的脚步声,这才停下,身子稍微偏转,回眸看了一眼。

????研姐的背影,对贝基来说,忘不了,一辈子都忘不了。

????辛酸泪儿悄然滑下,贝基走了!

????“鹏飞”

????这一喊声,贝基整个身躯都在颤抖,那饶人心弦的声音在海底长亭回荡起来。

????贝基转身的时候,研姐已经挥着手了,笑容满面,眼中却是喊着泪水,紧咬红唇不断给贝基挥手。

????研姐喊的是鹏飞,不是贝基,这是研姐在向贝基道别,而不是东方鹏飞,同时,也提醒贝基,别忘了他还是东方鹏飞。

????一时间,贝基猛然清醒,因为他已经明白研姐的意思了。倏地,嘴角涌出一抹炫目的笑容,边后退便挥手,等着某一天的来临!

????聆听海底广播中的这首歌,别有一番滋味。

????想念就在回忆里变淡

????也渐渐变成习惯

????没有你的日夜没有安全感

????曾经牵着你的腕走过海角天边

????那一年的夏天阳光多灿烂

????仍然记得那一句再见

????当时我多么勇敢

????掩饰伤感和这悲剧的遗憾

????泪水涌上的瞬间太突然

????才体会爱情给我的悲欢

????天空讲述着蔚蓝海水尝到了苦和咸

????这个故事再想起总带一点点酸

????我仍飘在水中间却总也望不到彼岸

????孤独过着这几年总有一些不甘

????天空讲述着蔚蓝海水尝到了苦和咸

????这个故事再想起总带一点点酸

????我仍飘在水中间却总也望不到彼岸

????梦想和现实总有一些远

????贝基和研姐朝相反的方向离开,越走越远

????海底长亭依旧是那么凄美,还有一点彷徨,这里的人都是有着自己的方向,游过海底长亭之后,下一站会是哪个风景区?

????旅游带走的,是别人的故事;而留下的,是贝基和研姐的回忆。

????人在最悲痛、最恐慌的时候,并没有眼泪,眼泪永远都是流在故事的结尾,流在一切结束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