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曾经没有野心也没有见过世面的火发族人,把苻云剑捧上了天,苻云剑的出现才让他们知道原来土地可以凭借武力获得。

????苻云剑甚至没有用太大的武力就获得了他所需要的东西,在他夺取的地方,不仅安置了来自家园被毁的族人,大城的人们和周边种地的人还得给他交粮交钱。这样的生活方式为火发族人闻所未闻,他们真心钦佩苻云剑。

????火长齿对劳竹说道“苻云剑国王真的很厉害,是真的太厉害了,劳竹大王,我们是好兄弟,我劝你不要和他打斗,不会赢的。”

????连火长齿这个极其善于打斗之人都从心眼里佩服苻云剑,眼神中透着一股兴奋劲,刚进大殿之时的拘谨被激动的心情所冲散。

????大殿里的谬参轻声说道“能夺城的确是本事,可是他能管理好大城吗?”

????火长齿听了,转身向谬参,养鱼人谬参如今换了官服,但依然飘然若仙。火长齿道“当然能,盐国就是他教我们管理的,管理的不好吗?”

????谬参轻轻哼了一声,说道“这只是开始,盐国没有军队守卫,只有黑历和马骏一样的无良黑商,夺城容易,管理也不难,以后就难说了。”

????在熊烈心里,苻云剑的形象则不怎么好。熊烈只是屈服于火发族人很强的征服能力才识时务的,他既对劳竹有恨意,也对苻云剑和火发族人没有好感。

????熊烈在盐国住了六年,除了刚进城的时候依附于卢猛,后来的他,既不依附黑历也不依附马骏,和现在一样,他用名气获得了一个千户长的官位,但他心里十分排斥比他强的人。

????熊烈说道“这位仙人好像说的有道理,说来说去也说累了,劳竹兄弟,我们喝酒吃饭吧,吃完我们再叙一叙族人之情。”

????官员中有人哑然失笑,盐国派来的就是这样的饭桶,一点儿规矩都不懂。

????劳竹认为差不多了,吩咐所有人散去,在其余人走之前,象征威严的大王要先走,众人目送。

????劳竹起身先走,刚下了王位,熊烈就疾步跟过去要套近乎,顿时有大殿守卫用长戟拦住他。

????文武官员均面露怒气,纷纷说道“如此没有规矩?大王还没出殿你怎么敢乱了法度?”

????熊烈才不敢再进一步,虽然熊烈懂巫术,可是,蛮族祖先留下的巫术是在大山里用的,为的是遭遇猛兽之时保命,用来对付人的话,几个人可以,人多了就应付不过来,会露馅的。

????再说,邮国一直以来给人高高在上的感觉,熊烈也不敢在此撒野,周围光是大殿的守卫就有几十人,不是他和火长齿所能对付的。

????劳竹为了博取文武官员对他的认同,一般情况下都由着官员安排,例如这次见熊烈和火长齿,多少人参加,哪些人参加,都有专门的官员安排。

????邮国的官员仍然不很认同劳竹继承了大王之位,但时间一长,也发现了老吴王吴尙的良苦用心,他们都知道,劳竹只是一个过渡,蛮古才是他们以后的大王。

????这些官员都是吴尙选拔的,在邮国做官是非常令人羡慕的事情,劳竹做了大王之后,没有对他们有任何的改变,到目前也仅仅带了扁彦一个人进宫,可以说很耐心很大度,而且还善于听取官员的意见。

????文武官员对劳竹最初的看法已经有了一定的改观,他们也知道,如今的邮国危机四伏,要保住禄位就必须和大王一条心,而且谬参的再次到来,也给了众官员一个信息,劳竹不仅是吴尙选定的,还是吴启同意的。有些年长的官员都知道,谬参可是吴启毁容前最信任的人。

????在大殿上,不管还有哪个官员对劳竹有微词,但维护大王威严的氛围已经形成,熊烈不按邮国的法度做事,贬低了大王的威严,当然遭到众官员的呵斥。

????劳竹也乐意配合,他并不理睬熊烈的跟随,而是在扁彦的陪同下径直走出大殿,从后面的屏风处消失。

????熊烈怒火中烧,可也不敢发作,心里的怨恨又增加了一倍。他暗暗发誓要让劳竹屈服,让劳竹吃点苦头。

????在熊烈看来,劳竹简直是太欺负人了,他熊烈也不是一般人,在盐国是有头有脸的,在之前的氿国也算是大户,劳竹对他却极为冷漠。

????接下来,吃饭的时候,劳竹再次没有出现,只叫了两个小官员陪同火长齿和熊烈用饭,居阳子因为带着蛮古,他们两人的饭菜都送最好的,北山太母也同样享受这种待遇。

????在劳竹看来,仅仅是苻云剑来攻打邮国,他并不十分担心,邮国的军队在谬参、刀言和霍田的训练下,应该不至于一溃即散。劳竹担心是北边的定国。

????定国国力如何?会有几国同来?会出现怎样的能人?这些信息没有人知道,现在,卫河北渡的渡口已经封了,定国将会怎样过河呢?

????当然,最好是老天爷发威、祖宗显灵,让他们全部淹死在卫河里。可惜,邮国的祖宗也不是他劳竹的祖宗,蛮族人信奉神灵、祖宗和山神鬼怪,但这些都住在大山里,劳竹搬不来救兵。

????对于熊烈,其实劳竹早就是这种态度,在蛮族的时候,熊烈用巫术控制族人,妄想草医和巫术都学到手,结果发生内讧;到了大城以后,熊烈的作风劳竹也不喜欢,他喜欢男人,这一点让劳竹十分厌恶。

????再者,由于熊无惧这次没有来到邮国,劳竹也不开心,虽然他以为熊青青不会去找熊烈,但熊青青和熊无惧都不来,他却极为牵挂,由此看见熊烈也心情不佳。

????但是,该来的还是要来。火长齿和熊烈在邮国住的第四天,劳竹正出宫去看望居阳子,还在路上,快马飞快来报,说是卫河上游,遮天蔽日的大船顺流而下。。

????劳竹大惊!

????在那个时代,造船技术至少在邮国还很差,大江大河的阻隔正是邮国得以存在七百年最重要的因素,想不到竟然有大船,而且还那么多,来的方向也不是北岸的定国,而是从上游而来。